精神

精神分裂这个概念将不复存在

作者:佚名 来源:煎蛋网 日期:2017-09-07
导读

         精神分裂这个概念正在走向消亡。在经过了心理学数十年的研究后,曾经维系这个概念的精神病学专业似乎最终终结了它。它的过去将不会被哀悼。

关键字:  精神分裂 

        现今,精神分裂症的诊出可能会减少近 20 年寿命。在某些标准下,只有七分之一的人能康复。虽然在治疗方式上面有了一些可预见的进步,但康复病人的比例仍然停滞不前。某些东西从根本上就出错了。

        结果发现,部分问题在于精神分裂这个概念本身。

        有争论称,精神分裂是个独特的疾病,“无形之中受到破坏”。正如我们现在有了自闭症谱系障碍这个概念,精神病 (典型特征是痛苦的幻觉、妄想以及困惑的想法) 也被认为应作为一种连续体而存在。精神分裂症则是这个谱系或者连续体中严重的一端。

        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精神病学教授 Jim van Os 辩称,要想转移到这种新的思考方式上来,我们就必须要改变自己的语言。照此而论,他提议“应当废除”精神分裂这个词。在他看来,应使用精神病谱系障碍这个概念。

        另一个问题在于精神分裂常被描述为“一种不可救药的慢性大脑疾病”。因此,某些被诊断出患有该病的人和某些父母曾被告知要是癌症还好一点,因为癌症相对容易治愈。但对于精神分裂的这种观点只有在排除了最终得到了积极的结果的人们之后才有可能是正确的。例如,某些康复的人被言之凿凿地告知“那肯定不是精神分裂。”

        van Os 争论道,离散、绝望以及恶化大脑疾病的精神分裂症“不存在的”。

        打破故障

        精神分裂症可以是多种不同的事情。著名的精神病学医师 Robin Murray 讲述到:

        我很快就能看到精神分裂这个概念的末路了。例如,这一综合征早已开始被分解为基因突变、滥用药物、社会不幸等多种不同因素引发的病例。可以预见这一过程将会加速,精神分裂一词将成为历史,正如“水肿”。

        研究者现在正在探索人们如何以不同方式患上各种不同的精神分裂的症状:幻觉,妄想,混乱的思维和行为,冷漠和无起伏的情感等。

        研究者们确曾错把杭州作汴州。例如,研究者 E. Fuller Torrey 和 Robert Yolken 基于他们先前在刚地弓形虫这一寄生虫 (猫可将其传递给人类) 上的工作,辩称“精神分裂最重要的病原体病因可能是传染性的猫。”并非如此。

        虽然有证据表明年轻时接触刚地弓形虫能增大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的几率,但增加的几率其实不足两倍。也就是说,在最好情况下也只是堪与其他风险因素比肩,一般来说很可能小得多。

        例如,童年不幸、吸食印度大麻以及自己孩子的中枢神经系统患上了病毒性感染,都会增大两倍某人被诊断出精神障碍 (比如精神分裂) 的几率。更细致的分析还能得到更大的增幅数字。

        相比不吸食印度大麻的人,日常使用高能、臭鼬似的大麻可能会增加 5 倍患上精神病的几率。相比那些没有经历过心理创伤的人,经历过五类创伤 (包括性虐待和身体虐待) 的人患上精神病的几率增大了 50 多倍。

        还有其他患上“精神分裂”的途径。约 1% 的病例似乎源于 22 号染色体上某段 DNA 展开的缺失,即 22q11.2 缺失综合征。虽然尚存争议,但有可能不足 1% 的病人是由于脑部自体免疫失调引起的炎症,比如抗 NMDA 受体脑炎。

        上述因素都能引发类似的经历,我们在早年曾将这些经历都统称为精神分裂。个体的经历可能是由于脑部失调,具有强烈的遗传基础,可能受到青春期过度修剪大脑细胞连接所驱动。另外个体的经历也可能是由于复杂的创伤后反应。这种内部和外部因素也可能相互结合。

        不管怎样,结果发现,精神分裂战争的两大极端阵营——将其视为基于基因的神经发育失调和将其视为对不幸等社会心理因素的反应,都反映了谜题的一部分。精神分裂是一个事情,只有一条路径可达这个想法则加剧了这一冲突。

        治疗的启示

        很多病况,比如糖尿病和高血压都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患上,但都是影响相同的生物路径,对相同的治疗起反应。精神分裂可能也类似于此。的确,有争议称上述提及的诸多精神病病因可能最终都产生相同的效应:增加多巴胺浓度。

        如果是这样,那么将精神分裂分解为各种触发因素这个论点在某种程度上偏于学术了,无法引导治疗。不过,最近有新的证据表明,引发目前被认为是精神分裂表现的经历的不同路径可能需要不同的治疗方式。

        初步证据表明对有童年创伤史的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的病人,安定药不大有效。但对此还需要更多的研究,任何正在服用安定药的人在没有医嘱的前提下当然也不要停下来。也有证据表明如果某些精神分裂病例实际上是一种自体免疫脑炎,那么最有效的治疗方式可能是免疫疗法 (比如皮质类固醇) 和血浆置换(洗血)。

        不过这一方面目前还不十分清楚。某些干预措施,比如基于家庭疗法的公开对话方法,有望治疗各种诊出精神分裂的病人。针对某人患上精神分裂的个人独特路径所设计的针对性干预措施和一般性措施可能都是需要的。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测试和询问病人所有可能相关的病因。这其中也包括了童年虐待,而这一点常常不会被按例询问和鉴别。

        对不同人起作用的治疗方法也不同这种可能性进一步解释了精神分裂战争。受益于抗精神病药物的精神病学医师、病患或者家庭会自然地拥护这种方法。发现药物没有用、但另外的方法有效果的精神病学医师、病患或者家庭则会支持那些方法。每个群体都认为其他人拒绝了自己经历过有效的方法。这种热情的拥护值得喝彩,但不应拒绝其他那些可能对他们有用的方法。

        接下来是什么?

        这并不是说精神分裂这个概念就毫无用处。很多精神病医生仍将其视为一个有用的临床综合征,帮助定义了一群需要明确健康帮助的人们。此处,这个概念被视作一种生物学,虽然还未被理解,但在很多病人中都具有共同和坚实的遗传基础。

        某些接受了精神分裂诊断的人觉得很有用。这种测试能帮助他们进行治疗,能增强家庭和朋友的支持,能为他们所具有的问题赋予一个名目,能表明他们正经历一种疾病而不是个人缺陷。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这种测试没有帮助。随着逐渐进入后精神分裂时代,对精神分裂这个词,我们需要去芜存菁。

        未来尚不明晰。日本最近将精神分裂重命名为“统合失调”。另外上文中已经提过了“精神病谱系障碍”这个新概念。不过,从历史角度来看,精神病的分类是“最著名和有口才的专家赢得”的战斗的结果。未来这个概念一定要基于证据和包括成功处理这些经历的病患在内的对话而定。

        不管从精神分裂的灰烬中升起的是什么,都必将更能帮助那些正在挣扎的人们。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