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

自闭症患者会从平静气氛中嗅出危险的信号

作者:佚名 来源:奇点网 日期:2017-12-14
导读

         《自然》子刊:揪心,自闭症患者竟然会从平静祥和的气氛中嗅出危险的信号

关键字:  自闭症 

        嗅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通过气味的变化,你能知道心仪的对象爱吃蒜(并不!!!),还能闻到 TA 心情的阴晴圆缺。

        是的你没听错(或者闻错)。我们常说有人浑身洋溢着“幸福的气息”,可能就真的是你闻到了 TA 散发出的幸福的气味。除了幸福,喜悦、侵略、恐惧等情绪也会产生气味 [1]。当我们接收到这样的气味信号,情绪和行为就会产生改变(尽管我们自己从来都意识不到这一点)。例如,在感受到恐惧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更多地通过鼻子呼吸,增强感知,加速眼球运动,使我们能够更迅速地发现潜在的危险目标。现在你应该嗅到危险的气息了,千万别回头,那应该是老板正在你身后盯着你摸鱼……

        但是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解读气味中的社会线索(social cues)。对他们来说,有害的信号可能被解读成安全的,平和的信号却可能被解读成充满恶意的。生活在一个如此“错乱”的世界里,想想都替他们焦虑。

        这群人就是自闭症谱系障碍(ASD)患者(以下简称自闭症)。

        上周的《自然神经科学》杂志上,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神经生物学系教授 Noam Sobel 带领的团队报道了一项新研究成果,他们发现自闭症患者对人体产生的气味有不同的反应 [2]。对表达恐惧和平静的气味信号,自闭症患者的身体和心理反馈与正常人完全相反。这一定程度上说明,嗅觉在自闭症发展中有重要作用,可能参与早期的神经发育。

        为了测试自闭症患者对气味的反应,Sobel 教授和他的团队成员共同设计了一系列实验。自闭症患者通常在社交沟通能力上有所欠缺,他们难以理解面部表情、说话音调以及身体语言等信号,通过语言述说主观感受对他们来说可能是非常难的事情,也会造成实验结果的误差。因此,Sobel 教授团队专门设计了一系列不需要言语表述,直接测量机体反应的实验。

        研究者采集了参加高空跳伞课程人的汗水,代表“恐惧的气味”;又采集了他们在刚刚开始运动时的汗水,代表“平静的气味”。然后分别测量参与者感受到这些情绪时候的身体指标变化。

        在对嗅觉功能本身的测试中,自闭症患者并没有显示出和正常人的差异,可见他们一样能够识别到这些微妙的社交信号,并做出反应。可是他们做出的反应内容却令研究者大吃一惊。

        当接受到恐惧信号,正常人表现出了一个明显的恐惧反馈,皮肤的导电率(EDA)增加了。然而在自闭症患者身上,研究者反而观察到皮肤导电率下降了,而且自闭症状越严重,导电率的变化越小。而在感受到平静信号的时候,自闭症患者却显著地增加了恐惧程度。

QQ 截图 20171213075653

        蓝色为正常情况下导电率,红色为接受恐惧气味之后的导电率

        可见自闭症患者(ASD)反应与正常人(TD)完全相反

        研究者又让参与者在人体模型的指导下完成一些任务,这些人体模型上携带着与第一项试验相同的气味。这项试验是想要测试受试者对人体模型的信任程度。他们再次惊讶地发现,自闭症患者的反应又和正常人相反——他们更愿意相信那些散发着恐惧气味的指导。

        在持续的试验中,研究者也测试了其他的气味信号。有一种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十六烷醛,这种物质的气味有潜在的镇定效果。研究者让受试者暴露在这种气味中的同时,接受一些“惊吓”,比如说突如其来的响声或闪光。不出所料,正常受试者在受到惊吓时,十六烷醛起到了相当程度的“抚慰”效果;而对自闭症患者,他们的惊吓反应要剧烈得多。

        在本次试验中,研究者只测试了有限的气味,但是可想而知的是,自闭症患者的嗅觉“误读”肯定不会只有这么两种情况。

        让我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自闭症患者会把其他人的恶意解读为善意,那么也许他们已经被伤害而不自知;更糟的是,如果他们会把他人的善意解读成恶意,那么一个看起来充满恶意的社会,这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压力啊。

        同时,这项研究也给科学家们暗示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Sobel 教授认为,这种嗅觉“误读”与嗅觉受体的功能障碍有关。考虑到自闭症本身是一种神经发育疾病,我们可以推测,嗅觉受体功能的变化可能会改变神经发育,潜在地影响运动、认知和社会交往能力 [3]。近年来一些有关嗅觉受体的研究也支持这一推测[4,5]。

        Sobel 教授表示:“我们现在还在猜测阶段,但是我们希望在实验室和其他研究中进一步的研究能够阐明这些无意识的嗅觉功能,以及它们在自闭症等社会疾病中的作用。”[6]

        编辑神叨叨

        唉,奇点糕看了好多自闭症患者的自述。他们所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懂”。

        他们不懂有些话为什么不能说,不懂其他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甚至不懂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

        纵然这些幸运儿在接受过一定的认知训练之后,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的行为能力,但还有更多的“来自星星的孩子”永远无法正常地接触社会。

        希望科学继续前行,给这个不治之症画上句号。

        参考资料:

        [1]de Groot J H B, Smeets M A M, Kaldewaij A, et al. Chemosignals communicate human emotions[J].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2, 23(11): 1417-1424.

        [2] Ravia A, Eisen A, Amir D, et al. Altered responses to social chemosignals in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J]. Nature Neuroscience, 2017: 1.

        [3] Secundo, L., Snitz, K. & Sobel, N. Te perceptual logic of smell. Curr. Opin. Neurobiol. 25, 107–115 (2014).

        [4] Ashwin, C. et al. Enhanced olfactory sensitivity in autism spectrum conditions. Mol. Autism 5, 53 (2014).

        [5] Rozenkrantz, L. et al. A mechanistic link between olfaction and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Curr. Biol. 25, 1904–1910 (2015).

        [6]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7-11-odors-social-cues-affect-volunteers.html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