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

首次揭秘压力导致产后抑郁症的生理学机制

作者:佚名 来源:奇点网 日期:2018-01-04
导读

         这病真不是作出来的!科学家首次揭秘压力导致产后抑郁症的生理学机制,关系数百万新妈妈

关键字:  产后抑郁症 

        生孩子这事儿,对于一个女人究竟意味着什么,估计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发言权。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迎接新生命,开始当妈妈,是一件令人羡慕的幸福事情。但对于许多女性来说,这也是一个不小的人生挑战,尤其在一切刚刚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

        怀孕期间,孕妇体内雌激素和孕激素的水平都处于一个极高的水平,几乎高于女性生命中任何其它时候,但在分娩后,这些激素水平就会直线下降。强烈的激素水平变化,会引起 75% 左右的新妈妈在分娩后,出现淡淡的悲伤、哭泣或其它情绪低落的表现。这个现象就是所谓的 Baby Blues,当然,这种奇妙的感受变化只是短暂的,也是正常的 [1]。

       但是,生孩子对于女人的影响,远不止于此。如果一个孕妇经历了意料之外的剖腹产,如果分娩后身体恢复不顺利,如果出现了母乳喂养困难、睡眠不足,如果一个刚刚经历了生育过程的新妈妈缺乏家人和朋友足够的关心支持,如果还要一个人默默承受经济压力、工作压力……

        如果 Baby Blues 的这些表现,在外界环境的影响下一直持续下去,甚至加重,变为产后抑郁症(Postpartum depression,PPD),那就不能再说是一种正常现象了。根据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在《JAMA 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份报告,每 7 名新生母亲中就会有 1 人受到产后抑郁症影响,分娩 12 个月内有近 22% 的人出现了抑郁症 [2]。

        也许从字面上理解,产后抑郁,撑死也就是个抑郁,能严重到哪去。但还是那句话,只有生过孩子的人,才能体会生孩子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

        情绪低落、心情压抑、无精打采、睡眠障碍、食欲改变(可能是没食欲,也可能比平时吃得多)、莫名地想哭或流泪、对婴儿健康的过分焦虑和不自信、不情愿喂养婴儿、有自杀意念或伤害婴儿的冲动(虽然婴儿和母亲遭受伤害的可能性很低,但这些想法的出现是令人恐惧和痛苦的,而且还会出现深深的负罪感)……这些,都是产后抑郁症的主要症状 [3]。

        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或许能让七大姑八大姨在内的一家老少、街坊邻居热闹好久,又是放鞭炮又是办酒席都不稀罕。但可能很多人都不曾意识到,那个刚刚成为母亲的人,正默默一个人承受着这一切。是的,产后抑郁还有一个可怕的问题,就是她不敢、不愿、也不知道怎么说出自己的这一切奇怪感受,据统计有多达 85% 的母亲不寻求或接受有关 PPD 的帮助 [4]。

       产后抑郁症为什么会发生?其实科学家们一直以来也并不清楚,目前的主流观点认为产后抑郁症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感觉和没说差不多),比如情绪或压力事件、一些导致大脑神经递质异常的某些生物学因素等。

        不久前,美国塔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在《Psychoneuroendocrinology》杂志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首次揭示了下丘脑 - 垂体 - 肾上腺(HPA)轴信号通路在产后抑郁症发生过程中的确切机制 [5]。

        在 HPA 信号通路中,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RH)是重要的驱动激素,而 CRH 又是由下丘脑神经元在压力条件介导下产生的。在以往的研究中,科学家们也早就发现了 CRH、HPA 和 PPD 之间的联系,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弄清楚它们是如何联系和影响的。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首先观察到,压力条件下那些未曾怀孕的小鼠脑中 KCC2 蛋白是被抑制的(KCC2 蛋白能够调节下丘脑神经元 CRN 的释放),这也就意味着,压力环境并不会影响未曾怀孕的小鼠体内 CRH 的激素水平。

        但是,在压力条件下的怀孕和产后小鼠体内,KCC2 蛋白是活跃的。难道说,当压力存在时,是 KCC2 影响了怀孕或产后小鼠体内 CRN 激素的释放,从而减缓压力导致的一系列神经反应?

        为了验证 KCC2 蛋白在怀孕或产后小鼠对压力反应的影响,研究人员创建了敲除 KCC2 的小鼠模型,与正常小鼠比较发现,敲除 KCC2 的小鼠在怀孕期间受到更大的压力影响,分娩后的焦虑症状也没有减少,她们更不情愿接近和养育她们的幼崽,甚至花更少的时间与幼崽们在一起。

QQ 截图 20180104085143

        敲除 KCC2 的小鼠不愿接近和养育她们的幼崽(下)

        为了进一步探寻其中的关联,研究人员将分泌 CRH 激素的神经元沉默处理,结果发现,分泌 CRH 神经元失去活性的小鼠,较少地受到压力的影响,并且与他们幼崽的互动也更加正常。这或许能够表明,当怀孕小鼠体内的 CRH 被影响或 HPA 通路被阻断时,压力环境不太可能导致母鼠出现 PPD 样症状。

        研究论文的通讯作者、塔夫茨大学神经系统学家 Jamie Maguire 对此表示,“我们的这项新研究,提供了第一个支持产后抑郁症患者 HPA 轴功能障碍临床观察经验的证据。”

        如果这种发现的生物机制能够在人体中得到验证,则有可能找到产后抑郁症更有效的治疗方法(目前对于中度或严重的产后抑郁症,医生会开一些抗抑郁药,但抗抑郁药通过母乳对宝宝健康是存在风险的,而且如果医生认为患者有可能伤害自己或自己的孩子,那么这位母亲有可能会接受电休克治疗或被送到精神科)。

        研究人员接下来也希望能够开发一种基于应激通路功能障碍的生物标志物,可以识别那些更容易患产后抑郁症的母亲。但研究人员也同时指出,产后抑郁症的情况非常复杂,发病机制也不唯一,所以也不太可能有一个治疗方法能够对所有的女性都有效 [6]。

        奇点糕在看完这个研究后,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对于未知的了解,又近了一步。殊不知,对于在妇产科里一些疾病,就是全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最牛的医生有时也没有办法。

       半年前,奇点糕就写过一篇有关先兆子痫的进展报道(《Science》:突破性发现!科学家找到先兆子痫的激素“开关”,孕妇夺命魔咒有望被终结!),在写这篇报道之前,奇点糕甚至也不敢想象,听起来毫无杀伤力的妊娠高血压疾病(子痫),竟然也是产科四大杀手之一。

        有趣的是,这两个研究都是属于基础科研领域的进展,虽然没有找到什么灵丹妙药或高科技疗法,但都让我们对于这类疾病有了一个更加科学的认识。

        产后抑郁症每年影响数百万的母亲,如果这些新妈妈或者准妈妈们能看到,请记住最重要的一点,这不是你的错。

        参考资料:

        [1]Robertson ECNaSDE, 2008. Risk Factors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Literature Review of Risk Factors and Interventions on Postpartum Depressio.

        [2]Wisner K L, Sit D K Y, McShea M C, et al. Onset timing, thoughts of self-harm, and diagnoses in postpartum women with screen-positive depression findings[J]. JAMA psychiatry, 2013, 70(5): 490-498.

        [3]https://www.healthdirect.gov.au/postnatal-depression

        [4]Dennis C L, Chung‐Lee L. Postpartum depression help‐seeking barriers and maternal treatment preferences: A qualitative systematic review[J]. Birth, 2006, 33(4): 323-331.

        [5]Melón L C, Hooper A, Yang X, et al. Inability to suppress the stress-induced activation of the HPA axis during the peripartum period engenders deficits in postpartum behaviors in mice[J].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2017.

        [6] http://www.sciencealert.com/stress-axis-biological-reason-postpartum-depression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