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

BMC Psycho:用最严格的测试来检验关于正念冥想的一些说法

作者:BMC中国 来源:BMC期刊 日期:2018-06-01
导读

         BMC Psycho:用最严格的测试来检验关于正念冥想的一些说法

关键字:  正念 |  | 冥想 |  | 验证 |  

        正念冥想已成为心理学家工具箱中的主流技术,但其在非临床环境中的功效尚不清楚。在我们最近发表在BMC Psychology并在国际标准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编号登记处(ISRCTN Registry:International Standar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Number Registry)注册的研究中,我们精心设计了一个方法学上强大的研究来测试正念冥想对批判性思维的有效性。

        可以说,正念冥想已经成为心理学家以及在全世界各种机构中工作的人的工具箱中的主流技术。它已经从医院或治疗室等临床环境发展到我们的学校、工作场所和大学。但是,在这些不同的环境下,有什么证据表明它的有效性呢?

        离开临床环境意味着正念冥想干预的实施不再依赖临床效果去证明其有效性。现在,正念冥想不仅与减压和情绪障碍复发相关,它还声称会带来更好的人际关系,更亲社会的行为,更高的工作满意度,更专注的注意力,更好的记忆力和改善的批判性思维。

        但是,这些说法的证据有多强?将研究放在关系和亲社会行为上—最近的一项荟萃分析表明,当使用更为严格的方法去研究时,这些好处的证据消失了。

        正念冥想和认知

        其他很多关于正念冥想好处的说法都与认知能力有关。这些说法可以分为关于低级认知功能的,比如感知、注意和自动反应(就像诺贝尔奖获得者Daniel Kahneman说的,快速思维)和关于高级思维技能的,比如解决问题、做出决策,总的来说就是批判性思维(或慢速思维)。

        正如西方心理学所教的,正念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培养接纳,这可能对批判性思维的倾向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对正念可能对批判性思维有益的说法特别感兴趣,原因有二。第一,批判性思维是在社会上习得的一套非常重要的技能,因此,了解干预是否针对改进批判性思维是重要的。

        第二,在正念可能促进批判性思维的说法中存在潜在的悖论。正如西方心理学所教的,正念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培养接纳,这可能对批判性思维倾向产生负面影响。批判性思维从根本上需要的是不在不质疑的情况下接受信息。有趣的是,我们进行的一项横断面研究显示,在一项批判性思维工作的表现中,正面和负面效应的趋势都被注意到。

        我们用一个基于实验室的实验对此进行追踪,对比单引导的正念冥想与有引导的假冥想的效果。有引导的假冥想听起来像是正念冥想,但没有关于如何控制你注意力的具体说明。在这个实验中,正念冥想组没有被随机的总体收益。然而,正念冥想组中不太愿意在批判性思维上付出努力的人以及那些不太愿意接受不同意见的人,在批判性思维方面的表现确实有所改善。

        测试正念冥想对认知的效果

        我们最新发表在BMC Psychology上的论文描述了对正念和批判性思维相关说法迄今为止最严密的测试。6周内,我们在大学生样本中测试了规律的正念冥想的效果,并对比参加假冥想(听一个表面上是有引导的正念冥想的录音)的效果。我们关注学生不仅仅是因为方便,还因为一份冥想练习与高等教育相结合的报告表明,这样做能够改善学生的批判性思维。

        90名学生被随机分配到正念冥想组或假冥想组。重要的是,学生和研究人员都不知道参与者在哪个组中,而且参与者的印象是,这两种条件都包括了同样有效的冥想技术。换句话说,这项研究是一项预先登记的双盲法随机对照试验。

        我们通过与Headspace公司合作来实现这项严格的测试。这使得我们能够收集客观的依从性数据,而且意味着我们提供的有引导的冥想方法从生态学的观点上看是有效的,因为应用程序是冥想最流行的学习方式之一。我们甚至请来Headspace公司的联合创始人Andy Puddicombe为我们的假冥想稿录音。

        这使得我们能够收集客观的依从性数据,而且意味着我们提供的有引导的冥想方法从生态学的观点上看是有效的,因为应用程序是冥想最流行的学习方式之一。

        这项研究最关注的结果指标是正念、执行功能、批判性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两种倾向—积极开放的思维和对认知的需求。根据认知心理学关于快速思维和慢速思维的理论(即双过程理论),通过执行功能机制,快速思维产生的响应被抑制,从而允许慢速思维,例如批判性思维,产生。

        我们的结果并不支持定期的正念冥想练习会改善批判性思维的说法。我们发现在研究过程中,正念冥想和假冥想都为批判性思维带来同样的改善。因此,正念冥想练习并没有特殊效果。我们相信,对于这个发现,会有许多可能的解释。

        我们的结果并不支持定期的正念冥想练习会改善批判性思维的说法。

        两组的改善可能归因于需要特征(即参与者按照他们期望的研究结果改变他们的回应)和安慰剂效应的混合。关于正念结果的测量,也有可能是我们使用的正念问卷在检测变化方面不足够敏感。

        这个以及其他很多正念问卷的心理测量特征是有疑问的,用这样的问卷来测量,我们能期盼的最好的可能性是“感觉到正念”。总的来说,非常需要改进正念研究的方法学质量,特别是在测量和实验控制方面。

        总之,正如西方心理学所教的,关于所谓的正念练习的好处,还有很多未经证实的和尚未受到挑战的说法,而且一个大工业已经建立在这些说法的不稳定的基础之上。我们已经证明,有可能识别这些说法,并应用严格的研究方法来确定它们是否被支持。正念研究必须严格地继续使用随机对照试验,双盲试验,并客观测量正念练习相关说法的干预的依附性和效果。

        原始出处:

        Chris Noone and Michael J. Hogan.A randomised active-controlled trial to examine the effects of an online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on executive control, critical thinking and key thinking dispositions in a university student sample.BMC Psychology. Apr 2018.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